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甘浚穆斯林

宣传穆斯林的方方面面

 
 
 

日志

 
 

循化有座“红军”清真寺  

2012-09-04 00:20:15|  分类: 清真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樊前锋

循化有座“红军”清真寺  - 甘浚清真寺 - 甘浚穆斯林
睹物思人,今日的赞布呼村民依然怀念当年修建清真寺的西路军。
循化有座“红军”清真寺  - 甘浚清真寺 - 甘浚穆斯林
有关红军的标志都留在大殿檐顶的花雕上 马利强供图

  在我国3万多座清真寺中,青海循化撒拉族自治县的赞布呼清真寺可谓别具一格,斧头、镰刀、领章、红五星,这些有关红军的标志连同信仰元素都停留在了赞布呼清真寺礼拜殿的顶部,闪耀的红五星与寺顶的弯月相濡以沫已整整71年了。现在,这座寺院是青海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被俘的西路军战士所建

  车子奔跑在由循化县城去往查汗都斯乡赞布呼村的路上,沿途25公里平整的公路两边,尽是花椒树,不时会有土堆子跃入眼底,也偶有一两个很是寂静的村庄会出现在眼前。这里是撒拉族、回族等少数民族同胞的家园。

  清真寺就在赞布呼村的公路边上。距离村子有些距离的时候,高高的唤礼楼在远处向我招手。我去时,院门敞开,四合院布局的清真寺古朴典雅,礼拜殿内外一片寂静。喊了半天,唤礼楼旁水房里的门帘子掀开了,露出一个小男孩的脸,冲我笑了笑。教长和阿訇都不在,去看刚刚朝觐归来的哈吉了。因此,清真寺里显得空空荡荡。

  男孩是个小满拉(清真寺经堂学校的学生),十二三岁的样子,面对我有点不知所措。我请他介绍一下寺里的建筑,他有些羞涩,过了好一会才指着清真寺礼拜殿的正脊说,“上面的瓦片、砖头上都有斧头、镰刀、领章和红五星。”

  小满拉年龄太小了,他还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为我驾车的循化籍回族司机——50岁的韩成祥却自告奋勇为我讲述这段71年前的往事:“我有发言权,因为我的大舅当时是青海马步芳军队里的机枪连连长。”

  1936年,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进军河西走廊,蒋介石急令马步芳军队对其堵截追歼,由于孤军作战、敌我力量悬殊,西路军最终失败了。1937年,马步芳把河西走廊战役中被俘的西路军指战员400余人编成补充团工兵营,押往循化县赞布呼等地从事各种苦役。从1937年至1948年,400多名被俘的西路军指战员,用了多年的心血亲自设计、取材、施工,建成了赞布呼清真寺。被俘的红军战士虽然遭到敌人的严密监视和残酷迫害,但心中依然充满革命的激情和斗志,坚定革命必胜的信念,并采取各种方式与敌人进行机智顽强的斗争。他们借烧砖瓦、花砖的时机,巧妙地将红五星、镰刀斧头、工字、领章等象征革命的图案刻在砖瓦中,镶嵌在前殿正脊缠花脊筒上,点缀在礼拜殿的顶部。 

  我用照相机的镜头把礼拜殿的顶部拉近了,一颗颗红五星、一把把斧头与镰刀就呈现在眼前。那砖头瓦片上的一颗颗红五星是空心的,夕阳穿过空心处洒了下来,一片光亮。这就是400多名红军战士从1937年开始修建,11年后终于建成了的赞布呼清真寺。可以想象的到,这些符号是在刻制好后,或是烧制好后搬运到屋脊上面去的。制作、搬运、修建,都应该是在不动声色中完成的。这是红军战士集体的智慧与默契。

  远远地站在清真寺大殿正前方,抬头看唤礼楼以及大殿的檐顶,都可以隐隐约约地看到檐顶的花雕上雕刻着的五角星,尽管形状不大规则,但它们在穿越了历史的尘烟之后依旧熠熠生辉。

  赞布呼村的25位红军女婿

  清真寺与革命遗物相融合,这是红军修建的清真寺。这个意义也使得这座寺院在中国无数座清真寺中一枝独秀。

  青海的地方志专家感叹,在地广人稀的青海高原上,能有这样的一处保存完整的革命文化历史遗存,也使得高原增色不少,生活在在这里的人们,每天看着清真寺就有自豪感,就有十足的精气神。

  听到这些后,我心里却别有一番滋味,看着黄河的波涛劈山开峡,在循化的高山平川间怒吼而出,西路军战士的战歌开始在我的心中吟唱:

  指挥员和红军战士

  骑兵来了不怕他

  沉着勇敢

  勇敢沉着

  努力学习打骑兵……

  这是一首属于西路军的歌。当年的歌曲被我记录在了笔记本上,与当年战士们的建筑作品一起走进了我的心里。

  清真寺的隔壁,是西路军纪念馆,这是当地政府21年前修建的。但遗憾的是我采访的时候,纪念馆的管理人员刚好不在,大门紧锁。透过两扇铁栅门,我能够看到的只是几棵柏树和一块刻有“红军精神光照千秋”的碑文,还有几间砖木结构的陈列室。

  据说,纪念馆陈列室里摆放着当年25位小战士晚年时的照片。面对当年国民政府及军阀的恐怖,好心的回族、撒拉族乡亲把其中的25名战士招为上门女婿,这才使得他们躲过杀身之祸。他们就在清真寺的边上成为了回族与撒拉族的女婿。

  我试图找到这些老人中的某一位,只为看一眼战士当年的那双手。但我没有得偿所愿,因为这一切已是一个无法了却的梦想——就在我来到循化的前几天,当年修建清真寺的最后一位老战士已经谢世。我看到的只是李先念、徐向前两位西路军将领的题词——“红军西路军战士永远活在我们心中”、“西路军牺牲烈士的精神永垂史册”。

  清真寺里永远的缅怀

  清真寺与西路军纪念馆的不远处,是一座座起伏的大山。更远处则是骆驼泉,一个关于撒拉族从中亚不远万里来到青海循化定居的传说的遗迹就在跟前。西路军纪念馆的门口有几个顽童在那里快活地玩耍着,门口的公路伸向远方。循化火红的辣椒大串大串挂在村民的院墙上,洋溢着的全是村民丰收的喜悦。2007年,循化的辣椒总产值已经过亿元,一种叫“循化红”的辣椒已经飘洋过海,因此,循化境内的招牌上,我们不时就可以看见“撒拉尔创全国名牌”的字样。

  传说依旧,故事依旧,只是汽车司机按响喇叭的鸣叫声搅乱了我的一阵遐想。

  韩成祥,就是那个在前文中给我讲故事的循化回族汉子。在返回县城的路上,他又意味深长地告诉我,当时的他的大舅在咸阳率领着自己的警卫排临战投诚后,得到了解放军的宽大处理。“大舅可是带着20多支冲锋枪,连人带枪跑到共产党那里去的,非常有诚意的。”

  回到宾馆,韩成祥执意只收我一半的租车费,我推辞不下,只好留下他的电话,互道后会有期。或许,循化男人正如老韩一样热情真挚,有了这些让人们预料不到的热情,循化的辣椒才会红透天下,“循化红”的声名才会远播四方。

  拉开宾馆房间的窗帘,透过玻璃,循化冬日里永不冰封的黄河水正在城市的边上奔腾而过。这会儿,我所想到的是,距离红军西征失败整整70年时,人们才通过上海电视台纪录片《西征的红军》,更多地了解到了西路军的故事。而那一年,中国唯一一座红军修建的清真寺才逐渐走进人们的视线。这是一次70年后的认知,想来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近20年来,西路红军战史研究者、国防大学教授朱玉奔走疾呼:“不能因为失败就湮没了一段历史,不能因为失败就否定了战士们的浴血奋战,作为中国红军的一部分,西路军的事迹同样可歌可泣。”

  虽败犹荣,长歌当哭!徐向前、李先念的骨灰都抛撒在了巍巍祁连山上,他们与战友行礼握手,再度并肩远行。

  在循化这片土地上,年轻的红军战士在这里度过了生命中宝贵的11年时光,后来,他们或因疾病死亡、或被杀、或屈辱沉寂……而清真寺唤礼楼上的铃铛,在风中日复一日地时时歌唱,这就是清真寺里永远的缅怀。

  ■ 链接

  赞布呼清真寺占地约4亩,虽经半个多世纪仍不失古朴典雅。1998年,青海省人民政府将这座清真寺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清真寺呈四合院布局,由大门、唤礼楼、南北配房、大殿组成。站在清真寺大殿正前方,抬头看大殿的檐顶,可以清晰地看到檐顶的花雕上镂空雕刻着几个高约10厘米的五角星;在距五角星不远的右上方,有一个弯口朝上的月牙形雕刻,月牙上带着小小的手柄,像一把弯弯的镰刀;此外还零散地分布着一些被刻成“H”形的图案,这些都是变换了形状的“工”字。

  清真寺,阿拉伯语称“麦斯吉德”,是穆斯林进行宗教活动的场所,而清真寺与革命文物相融合,使它的社会功能及历史教育意义深远而伟大,也使得赞布呼清真寺在全国数万座清真寺中独树一帜。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