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甘浚穆斯林

宣传穆斯林的方方面面

 
 
 

日志

 
 

沁碑,关于回族的历史记录  

2012-09-04 00:23: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李华英 讲述 本报记者 张世辉 实习生 刘钊 整理

沁碑,关于回族的历史记录 - 甘浚清真寺 - 甘浚穆斯林
2007年11月15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河南沁阳水南关清真寺的古碑拓片。使我感到惊奇的是,这块石碑的文字虽因长年风雨剥蚀,残缺不全,但经大家反复查看,仔细推敲,从依稀可辨的文字中可以看出其阿文书体规范,书写流畅,结构严谨,堪称是苏鲁斯体阿文书法园地的一枝奇葩。苏鲁斯体书法,被誉为‘阿拉伯文书法之母’,广泛用于伊斯兰教建筑装饰。从该碑经文的选甼/TD>
沁碑,关于回族的历史记录 - 甘浚清真寺 - 甘浚穆斯林
沁碑的阿文书法之纯正、考究可谓秀于中国同类碑刻之林。遗憾的是,因长年受风雨剥蚀,加上数百年来一直埋在阴湿土层之中,沁碑的字迹已模糊不清。好在阿文书法家李文彩先生应约根据碑刻拓片临摹的效果图,较之真迹清晰得多,但临摹与真迹毕竟会有点儿误差,请读者予以理解。 ——李华英
沁碑,关于回族的历史记录 - 甘浚清真寺 - 甘浚穆斯林
水南关清真寺一角

  回族的历史来源及其发展轨迹,历来受到学术界的高度关注,但学者大多只能以汉语文献为据,而缺少其他相关文字记录的文献佐证。1990年,出土于河南省沁阳市城关镇水南关清真寺的阿拉伯文古碑,不仅是回族历史发展的重要实证资料,也是回族开始形成的重要历史见证。长期从事阿拉伯——伊斯兰文化研究的回族学者李华英先生向记者讲述了该碑出土、发现以及考证过程中鲜为人知的故事。

  水南关清真寺出土的阿文古碑,一些媒体报道时称之为“十分珍贵的古体阿拉伯文‘清真言碑’”,我认为似乎不够准确。穆斯林所说的“清真言”是“万物非主,惟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但是该碑的主体经文,只有“清真言”的前半段,不好称之为“清真言碑”。由于这块碑是“西域回回”所立,我认为称为“沁阳回回古碑”更准确一些。为了叙述方便,我将它简称为“沁碑”。

  嵌入壁龛的镇寺之宝

  去年7月,水南关清真寺管理委员会的买望真找到了我,说他们那里发现了一块阿文古碑,但是不认得上面的文字,想请我帮忙鉴定,并带来了古碑的拓片。这是我初次听说并接触沁碑。从拓片上看,沁碑已经破损不堪,尤其是下半部分,其内容已无法辨认。不过,沁碑的上半部分保存得比较完好,有些文字还能够辨认。我长期从事阿文的翻译工作,接触过很多伊斯兰教碑刻,对阿文及其书法较为熟悉。看过拓片,我就觉得沁碑书丹者的阿文书法及雕刻非常见功底。我隐隐觉得,沁碑非同寻常。于是决定前往水南关清真寺实地考察。

  虽然已见过沁碑拓片,但当我亲眼见到沁碑,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激动。眼前的沁碑高180厘米,宽108厘米,呈竖长方形。碑面镌有笔法工整、结构严谨、布局匀称的阿文书法艺术造型。碑刻的下半部分被侵蚀得很厉害,碑文残缺不全,但上半部分仍依稀可辨。

  碑刻上半部分正中为阿文组成的圆形图案,内容为“万物非主,惟有主宰一切、真实而坦诚的真主”经文;圆形图案的外环镌有被称为“阿耶图·库尔西”的《古兰经》文;内环则镌有涉及穆斯林礼拜朝向问题的《古兰经》文。另外,还有6句宗教箴言分别对称地出现在上述经文两侧,经文组成的图案也是圆形。其中“真主创造万物”、“真主养育万物”两句箴言并列右上、左上两角,“智慧属于真主”、“大能属于真主”两句箴言并列中右、中左两边,“伟大属于真主”、“公正属于真主”两句箴言并列右下、左下两边。后来,阿文书法家李文彩先生花了近一个月的工夫,根据碑刻拓片临摹了沁碑上半部分的效果图,看得就更为真切了。

  沁碑与其他碑刻不同,既没有碑额,也没有碑座,而且碑体比出土的其他阿文碑刻要薄得多。综合碑刻自身特征和刻有关于穆斯林礼拜朝向问题的经文分析,我认为这方碑刻是镶嵌于清真寺窑殿西墙正中的凹壁——“米哈拉卜”壁龛的镇寺之宝。我们知道,壁龛的碑刻是清真寺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我们所见的壁龛碑刻,有木刻的,也有砖雕的,石刻的相对较少。但无论是哪种材质,在清真寺建成之初,碑刻就作为组成部分被嵌入了壁龛。因此,如果能够考证出水南关清真寺创建的年代,这方碑刻的年代也就迎刃而解了。

  建新寺挖出古碑

  水南关清真寺的阿訇说,这方碑刻的发现非常偶然。1990年,已经走上致富道路的水南关村民决定拆掉已经破烂不堪的老寺,重建清真寺。打地基时,在沁碑旧址地下三四米深的地方,突然发现一方字迹模糊的阿文古碑。这方已经破损不堪的碑刻,不仅没有引起村民的重视,而且还有人觉得“碍事”,建议砸烂运往别处。统领建寺工程的买望真却对人们的建议很不认同,并告诫大家一定要保护好这方古碑。2006年,河南省文物局的专家来考察水南关清真寺的文物。临走时,水南关清真寺教长马福军阿訇对专家们说:“我们这里还有一方年代不详的古碑。请专家们予以鉴定。”专家们仔细端详古碑后,均赞不绝口地说:“这可是一个很有价值的历史文物!应该予以认真考证。”后来考证其大概年代是在宋元之交,便将其称之为元碑。但是他们也不认得碑文。水南关清真寺管理委员会就找到了我。

  称其为“宋碑”更为确切

  实地考察沁碑期间,我曾专程前往河南省文物局,与该局资深专家、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河南省文物专家组组长杨焕成教授进行了研讨,并向他请教了文物断代的有关问题。后经反复推敲,我认为,虽然在唐宋时期,就有从阿拉伯、波斯等地来的穆斯林在我国定居,他们及其后裔成为回族的来源之一,然而,他们人数较少,并不能够组成回族的主体来源,而且他们没有涉足沁阳地带;回族最重要的来源是宋元之交随蒙古军政力量大量进入中原的“西域回回”。沁阳回族的先民,应该是“西域回回”。

  在《新编元史》中我查到,回族大量迁入沁阳,与宋末协同蒙古军队作战的“西域回回”将领曷思麦里有着直接关系,这印证了我的想法。曷思麦里是西辽谷子则斡尔朵人,即现在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马克以东20公里的地方。曷思麦里降服于蒙古后,屡立战功,得到成吉思汗的赏识,并被任命为必阇赤,常跟随在成吉思汗左右。元太宗三年(1231年),曷思麦里随蒙古大军伐金,他的军队就驻扎在称为“怀州”的沁阳和称为“孟州”的孟县,他本人则被授予怀、孟达鲁花赤。后来曷思麦里又被封为河南28个处都的达鲁花赤。处都相当于现在的县,也就是说他掌管着28个县,势力和影响相当大。曷思麦里1251年归真后,他的次子密里吉、孙子俺撒、重孙忙兀带都先后世袭怀、孟达鲁花赤。

  这段翔实的史实证明,曷思麦里在怀、孟地区主政20年,在他归真后,他的第二、三、四代又先后承袭他的职务。可见他与沁阳的渊源非常之深。我认为,曷思麦里及他的部属于1231年进驻沁阳地区,应该就是伊斯兰教传入沁阳之时,这也就是沁碑的历史上限。

  如果说曷思麦里进驻沁阳是沁碑历史上限的话,我认为水南关清真寺竣工应该是沁碑的下限。因为沁碑上关于穆斯林礼拜朝向的《古兰经》文,充分说明该碑正是水南关清真寺“米哈拉卜”壁龛的碑刻。它的镌刻年代至少应该与清真寺本身的建筑年代同步。所以我认为了解水南关清真寺竣工的时间,是界定沁碑下限的关键。由于水南关清真寺的建筑年代已经无法考证,我们只能根据新的穆斯林社区创建清真寺的普遍规律,推断出它的竣工年代大致是1239年。根据考察,我们将它的下限与尚在行使王权的南宋联系起来,称为“宋碑”。

  回族发展历史的里程碑

  我国历史上流传下来的伊斯兰教碑刻,主要有汉文和阿文两种。西安大学习巷清真寺的汉文石碑——天宝碑,因为碑尾有“天宝元年”字样,曾被认为是我国最古老的伊斯兰教汉文碑刻,但是,由于此碑的碑文中有关伊斯兰教术语的译法过于超前而被认定是伪碑;有定论的伊斯兰教汉文碑刻,历史最悠久的是元至正八年即1348年河北定州的《重建礼拜寺记》碑,简称“定碑”。阿文碑刻则主要见于我国沿海地区,最著名的是泉州艾苏哈卜清真寺中1009年至1311年之间陆续完成的泉州碑刻群。如果将天宝碑排除在外,我国最早的伊斯兰教汉文碑刻的上限,只能上溯到1348年的定碑;而阿文碑刻,充其量也只能上溯到1009年开始镌刻的泉州碑刻群。 但是,由于泉州碑刻群中绝大多数碑刻的确切年代已无法考证,宋元时期可考的伊斯兰教碑刻就出现了断层。如果与泉州碑刻群的上限及其下限对比的话,沁碑比其最早的碑刻晚200多年,比其最晚的碑刻要早70余年;同时,沁碑比我国最早的伊斯兰教汉文碑刻“定碑”要早上100多年。

  但是我认为这绝不能说,从公元7世纪中叶伊斯兰教传入我国,到1348年镌刻“定碑”的近700年间,我国再没有其他的伊斯兰教汉文碑刻出现;同样,也不能说从伊斯兰教传入我国,到开始镌刻泉州碑刻群的300多年间,再没有其他的阿文碑刻出现。事实上,这期间阿、汉文碑都有可能出现,只不过是这些碑刻因为受天灾人祸未能流传下来而已。尽管我国现有的伊斯兰教碑刻不算太多,但这些历史遗迹已经说明:总的来说,我国伊斯兰教阿文碑刻要早于其汉文碑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阿文碑刻越来越少,汉文碑刻越来越多。这显然是由于我国穆斯林先民入乡随俗,逐步接受中原文化的必然结果。

  沁碑刻成的下限正是世界范围内“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时候。因此,我认为沁碑的问世就有着不同凡响的历史意义:当年的大食帝国与中华帝国曾有长达数百年的睦邻友好关系,这在古今国际关系史上,堪称典范。但这两个超级大国,在蒙古人崛起后却每况愈下,以至先后于1258年、1279年江山易主。沁碑正是在这两大帝国处于生死存亡转折阶段的产物。从这个角度讲,我认为沁碑既是这两个伟大国家数百年间共存共荣的标志,又是这两个友好邻邦江山先后易主的历史见证。不仅如此,我认为沁碑还标志着唐宋时期以侨民身份留居我国的回回先民——“蕃客”时代的结束,也标志着“西域回回”向新的民族共同体——回族过渡的开始。从这个角度讲,沁碑又堪称是回族历史发展的重要里程碑。

  文化融合的物证

  在伊斯兰文化氛围中成长的阿文书法家的作品,与在我国土生土长的阿文书法家的作品,历来不尽相同。前者一般具有阿文书法原汁原味的自然美;后者难免留有造作痕迹。沁碑的阿文书法非常纯正、考究,显示出其书丹者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底蕴相当深厚,因此,我认为沁碑书丹者是跟随曷思麦里军队而来的“西域回回”,是军队中的宗教顾问。在穆斯林军队中设宗教顾问,历来就有,曷思麦里军队中同样应该有宗教顾问的一席之地。

  沁碑的阿文书法曾受到许多行家里手的高度赞扬。著名阿文书法家陈进惠先生评论说:“从该碑经文的选用、及其图案的设计,可以看出其书写者不仅是一位具有深厚功底的阿文书法家,也是一位伊斯兰教文化造诣颇深的宗教学者。”李文彩先生也评论说:“水南关阿文古碑镌刻的古兰经文,笔法之工整,书写之流畅,布局之匀称,在本人见到的阿文碑刻中极为罕见,的确令人叹为观止!”

  通过与泉州碑刻群进行比较就能发现,两者确实有着很大的差异。如果从泉州碑刻群阿文龛状石刻中取出一例进行观察的话,便会发现其镌刻的仅仅是朴素无华的《古兰经》文,没有任何艺术加工。而沁碑不仅书法艺术精美,非常讲究构图效果,而且还插有精美的云纹,给人以精美的视觉冲击,这说明“西域回回”已开始接受我国碑刻讲究构图布局、精雕细刻的传统。两者对比表明,泉州碑刻群阿文龛状石刻比沁碑更为原始,沁碑已带有明显的本土化倾向。这不能不说是我国回族先民逐渐本土化过程中所发生的变化。

长眠地下有原因

□ 李华英

沁碑,关于回族的历史记录 - 甘浚清真寺 - 甘浚穆斯林
现在的水南关清真寺采用的是宫殿式建筑模式

  经过700多年的风雨,当时的水南关清真寺已经杳无踪迹,唯独沁碑得以保存。这可以说是个奇迹。然而,通过对沁阳历史的考察,可以一窥一碑独存的大致原因。

  据了解,曷思麦里归真之后,沁阳屡遭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据《沁阳市志》记载,元世祖至元三年(1266年)7月,当时的丹、沁两条大河发生大水,淹没甚至冲走了无数人畜、房舍和庄稼,当时的人们无处可去,只好寄身于树上,以待洪水退去。在元成宗大德七年(1303年),沁阳地带又遭遇大地震,赵寨真泽庙殿宇廊厩都被摧毁。到了元顺帝至正十一年(1351年)河内(沁阳的旧称)、修武、孟州等地又发生地震,地层断裂,房屋倒塌,压死了很多人。

  这些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不仅使成千上万的沁阳父老乡亲流离失所,饿殍遍野,而且使寺观庙宇、官衙庐舍几乎荡然无存。水南关清真寺当然也不例外,镶嵌在“米哈拉卜”上的沁碑或许就是在上述自然灾害中被埋藏在地下的。

  令人遗憾的是,当年的水南关穆斯林只知道这方珍贵的碑刻下落不明,可万万没有想到会被埋在其原址地下。这或许就是沁碑长眠地下数百年之久的真正原因。不过沁碑却“因祸得福”,被完整地被保存了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