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甘浚穆斯林

宣传穆斯林的方方面面

 
 
 

日志

 
 

陈克礼  

2013-08-07 01:03:52|  分类: 回族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克礼1924年农历四月二十四日生于河南省襄城县颖桥镇长葛村一个教门虔诚的穆斯林家庭。父亲陈文灿经商为生,为人忠厚,热心教门。兄弟三人,克礼行三。受家庭浓厚的教门气氛影响,五六岁就随父亲在清真寺礼拜。七岁时,师从杜文圾阿訇学习阿文学。自幼聪明颖异,当时经书很少,且大都是手抄本,克礼就借来手抄本经书,经常是在晨礼后黎明的微光中和夜晚昏暗的油灯下边诵读,边抄写。他就是在这样艰难的条件下刻苦学习的,并抄录了许多经书。长期如此,眼睛逐渐近视。


生平简介

负笈求学

1938年,陈克礼离开家张长葛村,来到颖桥镇清真寺,师从马负图阿訇,继续学习。除深入学习阿文经学,完成应学的经籍课本外,还自学汉文 ,起早贪黑,勤奋刻苦。在马负图阿訇的精心指导下,阿文经学水平日趋提高,也打下了良好的汉文基础。
后又曾赴鲁山,甘肃平凉访师求学。在平凉时转入陇东范阿文专修班师从王静斋阿訇,继续深造。经过广泛深入的学习,和名师的精心指教,他的阿文经学造诣日趋深入, 同时汉文功底也日渐扎实,知识面也不断拓宽,尤其重要的是他逐渐确立了以宏扬圣教为己任的远大思想,为以后的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45年,陇东师范毕业后,回到家乡,期间各处遍访名师,广寻义友,求教,探讨,交流伊斯兰学问。时闻马松亭阿訇创办的成达师范迁回北京,继续办学,为进一步,提高知识,开阔眼界,欲前往投师求学。但因当时内战爆发,平汉线中断,到北京的道路不通,未能成行。后因求学心切,与同学好友黄万钧等人,绕道南下,经海路北上,于1949年北京解放后,结束学习,返回家乡。
在成达师范学习虽仅半年时间,但有机会受教于马松亭马坚庞士谦等著名阿訇、学者,还参加了《伊联报》的编写工作,先后撰写,翻译了许多文章,以伊帆,汉戈,刻理笔名在当时各种伊斯兰报刊上发表,开始了他对伊斯兰事业的翻译,写作生涯。

译著不倦

成达师范结业回乡后,在家乡颖桥镇清真寺担任阿訇。教务之余眇,进行着繁忙的翻译著述工作。这一时期,完成了《回教信仰基础》和《圣训经》上册(1945年北京出版)的翻译,并完成了他的第一部著《从穆罕默德看伊斯兰教》的写作,他的这部著述1951年于北京出版后,不久就被海外穆斯林译成阿拉伯,印尼,乌儿都文等几种文字出版,在伊斯兰世界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1952年,经马坚教授介绍,陈克礼来到北大东语系任助教。在北大任教期间,又广泛阅读各方面知识的造诣。同时,除继续进行《圣训经》翻译外,还完成了苏联东方学家巴托尔德著的《伊斯兰文化史》和西班牙伊斯兰学者伊本。图飞勒著的哲学小说《觉民之子永生》等一些著作的翻译。此外,他知识渊博,见解独到,深入浅出,他讲课深受广在同学欢迎。
北大任教几年中,他进步快,成果多,成绩斐然。因此,党组织专门派人经常作他的工作,动员他入党 ,他婉言谢绝,后赤毅然决定辞去助教一职。1956年,离开北大,避居海淀清真寺。不久,中国伊协伊斯兰教经学院教导主任杨永昌闻讯前来再三聘请陈克礼到经学院任教。鉴于前车之鉴,为了不受约束,能自由的进行翻译写作工作,他与伊协方面言定,不参加任何政治活动。不作为伊协正式职员,来去自由,不受任何约束,之后应聘到经学院任教 ,担负多门课程的讲。他所讲授的课程仍然是学生最受欢迎的课程。课余仍继续坚持翻译工作。

反右风波

1957年,反右运动开始后,陈克礼阿訇因其对伊斯兰坚定明确的思想观点和光明磊落。直言不讳的性格,首先受到打击。尽管他一再申明以前言定的不参加任何政治活动,但伊协方南有关领导仍然坚持要求哪怕他不发言,也要去听一听"群众"的观点。出于无奈,他参加了伊协组织的对他的批判会。鉴于当时已不能进行授课和翻译工作的情况,他决意离开伊协,离开北京,回到了家乡。
在北京期间,曾有单位聘请他作翻译工作,有大学请他任课,一些报刊也向他约稿,但他始终坚辞不就。为了坚定纯洁的信仰,他拒绝唾手可得的荣华富贵,抛弃了已有的名利地位,毅然走上了一条布满荆棘的艰途。他有这样一保句著名的誓言︰"我愿将此一生贡献于真主的事业!"
回到家乡后,他已是举目无亲,此时破败的家,简陋得连一张四条腿完好的桌凳都没有,甚至一家人连吃饭的碗都不能一人一个。这样的条件下,一人拉扯两个孩子,活下都艰难,还要坐下来进行翻译工作,这让人想都不敢想。在一些乡亲的帮助周济下维持了些时日后,一位从前的同学好友,甘肃河州的一位姓马的穆民闻讯写信鼓励克礼阿訇继续翻译,并每月定期给克礼阿訇寄来微薄的生活费。克礼阿訇就这样艰难的坚持翻译,并把翻译出的译稿寄往河州,托那位姓马的穆民保存。在这样的生存条件下进行翻译,实在太艰难了 。河州那位姓马的穆民,写信邀请克礼阿訇到河州来,生活条件要好些,翻译也会更顺利些,并寄来了西行的路费。可是不谙世事,又高度近视的克礼阿訇因买不上火票,就买上了票贩子的假票,还没有发觉 上当受骗,就带着两个孩子登上西行的火车。查票时被查出,不由分说被送进了收容所。盘查身份时,克礼阿訇说出了以前工作的中国伊协,收容机构的中国伊协通了电话,通知单位来领人,可当时的中国伊协竟答 ︰这个人是我单位的右派分子,你们可就近发落。于是克礼阿訇被以右派分子的身份押送到陕西 铜川劳改煤矿,劳动教养。
到了劳改煤矿,人看这么又瘦又小,又高度近视的书呆子,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实在不好安排。于是被打发到劳改煤矿图书室,看守图书资料。这倒为克礼阿訇提供了看书学习的便利条件,因手边没有经书,无法进行翻译工作,他就利用这个条件阅读了大量名著的书刊,大大丰富了自己的知识。这期间写下了他又一部著作《看伊斯兰》。就这样,一于就是三年,因克礼阿訇只顾埋头读书,写作,图书资料管理工作对克礼阿訇来说倒也简便易行,所以劳改煤矿的监管人员认为他表现还不错。于是,提前解除劳教。当时,劳改煤矿方面又与中国伊协通了电话,通知说陈克礼已解除劳教,让单位来领人,可当时的中国伊协竟答复,这个人不是中国伊协的人,交原籍处理,于是克礼阿訇再次难临头,被戴上右派分子的帽子送回家乡监督劳动。
1962年,被送回家乡后,原来那破旧不堪的家已不复存在敢,一些胆大而有良心的乡亲们偷偷的你帮一张桌子,我帮一张板凳,他帮一张床板,帮助克礼阿訇置起了一个"家"。当时克礼阿訇被安排看管生产队的菜园,生活条件极其艰苦,而且没有行动自由,这样恶劣的处境并没有使克礼阿訇产生动摇,信心更加坚定。志向更加远大。开始了他的"十年译作计划"的战斗。

不朽业绩

他首先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整理完成了《圣训经》中下两册的译稿,又译完了长达六万行的史诗《波斯史诗列王记》接着又完成了《伊斯兰发展史》,《阿拉伯文学史纲要》等书的翻译。截止1965年底,他又先后完成了《古兰经学》,《伊斯兰社会思想运动史》,《伊斯兰文化简史》,《伊斯兰学术论丛》,《中国与阿拉伯的关系》,巴基斯坦著名诗人的思想家伊克巴尔的《伊斯兰思想维新记》,《历史导论》,《中世纪穆斯林旅行家传》,《伊斯兰史料资料楫要》等近十几种著作︰《论阿拉伯文学对世界文学的影响》的《伊斯兰学概论》。并开始了《伊斯兰论》,《中国论》,《世界论》三部曲著作的编写。
陈克礼阿訇大量的翻译写作工作都是在艰难得使人难以想象的条件下完成的,由于生活贫困,常年只能以粗陋的饭食维持生存,本来就瘦弱的身体,因长期坐在硬板凳上夜以继日地翻译写作,又患上了坐疮,但他并未因此辍笔,不能坐,就躺着写稿,。许多书他就是躺着完成的,这种艰难的处境的他顽强的毅力,就已使人难以想象了,可他还要参加劳动,接受监督,运动来临,还要遭受政治迫害,接受接二连三的批斗,回来后继续翻译,写作,克礼阿訇就是这样以惊人的毅力,忍受贫困病魔的折磨的巨大的精神折磨,顽强的完成了条件优裕的正常人都维以完成的巨大工作,而且即使在这样的条件下,他对他所从事的伟大的伊斯兰事业也从未失去过信心,他何以具有这样的毅力和精神呢?他在最艰难的时期给朋友的一封信中这样写到︰"成败利全在真主,真主随同坚忍的人……",这句话就可作为他对自己精神的表白。

信仰永志

十年动乱的文化大革命开始后,面对这场丧失人道与理性,祸国殃民的灾难。生性秉直磊落的克礼阿訇以忧国忧民的胸怀,署名上书中央文革和国家领导人,秉笔直言,历陈文革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的灾难,建议立即停止文革,同时阐明社会主义一些正确理论源于伊斯兰,指出伊斯兰可以作为中国的道路。为此招来横祸,他以恶毒攻击文化大革命,反党反社会主义等现行反革命罪被捕入狱。面对生的希望,他始终不表改变自己的观点。为了真理,为了信仰的纯洁,他拒绝了生,选择了死。
1970年,"一打三反"运动中,在故乡颖桥的河堤上,克礼阿訇壮烈牺牲了。那年他才46岁。他履行了自己的誓言︰"宁愿站着死,决不跪着生!"7月5日,那颗罪恶的子弹击穿克礼阿訇的头颅前的那一刻,他的确是不屈的站着的!
为了坚持伊斯兰真理,为了不玷污纯洁的信仰,他几次拒绝和抛弃了人们求之不得的名利地位的荣华富贵,走上了一条布满荆棘的艰途,并最终选择了死。这和那些在风险面前退缩的懦夫,在名利面前忘的小人,和为了自己同胞,踩在同胞身上往上爬的无耻回奸形成多么鲜明的对比!克礼阿訇历尽艰辛,耗尽心血完成的二十多 部译著的著作,除《圣训经》中,下两册因事先寄出得以保存下来,留给世人外,其余著作都在遭难后,抄家失毁。他的著作没有留下来,但却给我们留下了更宝贵的财富,那就是他的精神的气节!他在人民心中树立了一座不朽的丰碑!

陈克礼诗存

1960年,陈克礼阿訇在陕西铜川劳改煤矿劳教时,曾为他的第一部著作《从穆罕默德看伊斯兰教》写下一诗_《墓碑》。就让我们以这首曾被无数穆斯林青年一遍遍激动地背诵过的诗作为对克礼阿訇的怀念吧。
《墓碑》
这是我青春的花朵,
这是我青春的影片,
这茁壮的种子已散播在全国。
植根在善良的伊斯兰青年的心中。
这心血的结晶已洒到伊斯兰世界。
海外远方的朋友们,
把它译为阿拉伯文,印尼文,乌尔都文。
五万万人举着它前进。
不久它将被译为世界各种语文,
成为爱好真理的人类的路碑,
我是黑暗虚伪的叛逆。
被埋在罪丛中的伊帆呵!从良心上说,你是个好人!
1960年5月7日于陕西铜川冯家渠工地
注:伊帆为克礼阿訇曾用的笔名。

编辑本段陈克礼年表

1923年农历四月二十四日陈克礼出生在河南省襄城县石羊街。
1932年在本坊清真寺杜文明阿訇门下受经堂启蒙教育。
1938年在本县颖桥镇清真寺投师马负图阿訇受经堂教育。
1941年到禹县(今禹州市)清真寺从师谢文贵阿訇受经堂教育。
1942年与本县农村姑娘张枝妮结婚,婚后先在郏县,后在鲁山县清真寺继续受经堂教育。
1943年先去宁夏固原县清真寺念经,后到甘肃平凉县旅平清真寺念经,同年入陇东师范学校阿专班受正规学校教育。
1946年从陇东师范学校毕业回到襄城县。
1947年7月入北平回教经学院受高等学校教育。
1948年课外兼任《伊联报》编辑工作。
1949年5月北平回教经学院被关闭,陈克礼回到家乡应聘去颖桥镇清真寺任阿訇。
1951年1月所著《从穆罕默德看伊斯兰教》一书在北京出版发行。同年4月译作《回教信仰基础》在北京出版发行。
1952年2月译作《回教与社会》在北京出版发行,同年6月应聘去北京大学东方语言文学系任助教。
1954年2月译作《塔志》(圣训经)上册在北京出版发行。
1955年5月辞去北京大学教学工作回到家乡,同年9月与妻子离婚。
1956年2月,应聘到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任教师。
1957年9月,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开始“反右运动”,召开大会批判陈克礼的右派言论,会后,他离校回家。不久,他即携子女流浪。
1958年9月,陈克礼和他的两个孩子在流浪途中被逮捕,送交劳动教养,去陕北劳动改造。
1961午11月25日,劳教队宣布对陈克礼解除劳动教养,因释放证文字有误,未领取。
1962年2月2日,陈克礼领到了经更正的释放证。2月29日领着子女回到襄城县。同年5月应聘去叶县马庄清真寺任阿訇,仅过了三个主麻日即被村政府强令回家。
1963年5月18日,镇政府领导宣布给陈克礼补戴上“右派分子”帽子,管制劳动。
1964年9月镇政府领导宣布给陈克礼补划为富农出身。
1966年8月28日红卫兵第一次抄陈克礼的家,隔日又第二次抄陈克礼的家,所有译、著手稿被抄收一空。
1970年2月26日陈克礼被抓走,7月5日被冤杀在家乡的河岸。

陈克礼小史

陈克礼(1924——1970) 经名优素福,河南襄城人。中国当代著名伊斯兰学者、大阿訇、阿拉伯语翻译家。小学毕业后即到清真寺学习,后来求学于甘肃平凉陇东师范学校,深造于北平回教经学院。先后受教于著名伊斯兰学者王静斋阿訇和庞士谦阿訇,笃志钻研《古兰经》、《圣训》及伊斯兰哲学、法律、教义学和伊斯兰史,对阿拉伯文学亦有所涉猎,对圣训学的研究尤为精湛。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先后在北京大学东方语言系、中国伊斯兰经学院任教。后辞职回乡埋头著述,受尽磨难。
1970年“文化大革命”中受到迫害牺牲。译著颇丰,越20 多种,已出版的有《从穆罕默德看伊斯兰教》、《圣训经》、《回教信仰基础》、《伊斯兰发展简史》等。

陈克礼子女

儿子:陈阳光
女儿:陈月华

缅怀文章拾遗

先生克礼。豫省襄城人也。生于国运式微之时(公元1923年),归真于华夏涂炭之季(公元1970年),乃中华伊斯兰学界之大纛。先生穷尽有生之力,矢志圣教:其心其功,日月可鉴。
太史公司马迁曰:“古者富贵而名磨灭,不可胜记,唯倜傥非常之人称焉。”先生克礼,盖亦如此。少时负笈求学。尝辛咀苦;既至弱冠,宵衣旰食,焚膏继晷。虽家道贫寒,儿女待哺,然先生孜孜学业。殷殷圣教;虽时乖命蹇,命运多舛.然先生拳拳已志,意意著述。安拉云:“主与坚忍者俱在。”先生之言,先生之行,乃千古坚忍之大成。先生云: “使命巨大,力量绵薄。”斯言是也!先生以其英锋年华,倾力笔耕.涉笔广博.伊斯兰学术有之.伊斯兰译著有之。伊期兰文学有之……《从穆罕默德看伊斯兰教》始,《回教信仰基础》、《回教与社会》,及至《圣训经》。凡各类著述30余部,计约300万言。余作毁于文革。先生持其大椽,扬其俊彩,为圣教呕心沥血,奋斗不息。然先生生不逢时,亦安拉之意欲:适逢文革,魍魉当道;诡谲之间,身罹惨祸;光彩年华,献于主道,亦使华夏穆民不胜痛兮。
赞主超绝,唯慰藉先生者,公元1980年,先生清白之名,得以昭雪。先生于圣教可谓鞠躬尽碎,死而后巳。先生之风,江水泱泱;先生之志.穆民楷模。今之世界,风云突变。先生之精神,乃吾辈之导引;先生之牺牲,乃吾辈之大决心。唯其如此,圣教兴矣;唯其如此.穆民昌矣;唯其如此,希望在矣!
优素夫·陈小杰
二〇〇四年七月于襄城
注:陈小杰先生为陈克礼阿訇的女婿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